心痛!千年佛像遭“毁容式”修复!网友:坑祖     DATE: 2018-08-11 18:48

  8月4日,敦煌研究院榆林窟讲解员许鑫在其微博发布了一张对比图片:四川安岳石窟一尊建于宋代的佛教造像,遭到了“毁灭”式的修复。

  修复前↓↓↓

修复后↓↓↓

可以说,

  四川安岳石窟的佛像重绘,

  修复前 VS 修复后,

  完全未做到修旧如旧,

  反而造成了更大的破坏。

  有网友愤怒地调侃:

  “千年佛像就这样被修成了‘喜洋洋’”

  “眼怀慈悲、神态安静的神佛

  生生被画成了地主家的胖儿子”

  但也有网友觉得:

  其实古人就是这么给佛像上漆的。

  但你可能并不知道这尊佛像背后的价值。用一位行家的话说,修复前的佛像既有唐代粗犷古朴的刀法,又有宋代写实的特点,衣饰厚重,衣褶折皱、翻卷清晰可见。

  经过所谓修缮过后的造像,用了高饱和度鲜艳的红黄蓝,让原本充满仙气的佛像一秒“下凡”。

  图片一出,很多网友表示痛心疾首。

  @7封3闭1_DR:这能把古人气活!

  @远见南山:文盲不可怕,美盲才可怕!

  @一把黄紫白三色洋牡丹:真是坑祖宗……

 

  大写的心痛!

  相关资料显示,安岳石窟位于四川省安岳县,这个县是目前我国已知的中国古代佛教造像遗址最集中的县,已发现历代石窟造像218处(2000年5月普查结果),造像10万余尊。

  安岳石窟开凿于南朝,盛于唐宋两代,延续至明清直到民国,其中的宋代造像达到了中国石窟艺术的巅峰。

 

  作为一名经常跟文物打交道的讲解员,@许鑫NixUx 痛心疾首地说道:“看到这些文物的修复很是心疼,我国《文物保护法》明确规定:对不可移动文物进行修缮、保养、迁移,必须遵守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。这些佛像经过了千年的跌宕起伏都平安无事,却在当下被破坏,令人痛心!”

  随后,安岳县官方微博发布情况说明。

  安岳县文物管理局表示:

  网传的佛像位于安岳县峰门寺,1995年,当地群众自发筹资对峰门寺进行修复时,由于缺乏文物保护意识,聘请了工匠对造像进行重绘。文物管理所所长知晓情况后,立即赶往现场进行了制止,但主像已被重绘。之后,县文物管理部门安排了专人看护,没有再出现重绘现象。

 

  当天下午,许鑫发布了四川广安地区摩崖造像遭遇的类似情况。该地区金凤山摩崖造像中的多组佛像也遭到了“毁灭式”的修复,其中一尊水月观音像被油漆翻修之后的样子,只能用触目惊心来形容。这让众多文物保护专家心痛不已,“要想重新恢复原貌,极度困难!”

  水月观音像修复前后对比↓↓↓

水月观音石刻距今千年,仍神态逼真。因背倚假山夜月,垂眼俯瞰渠江江水而得名。但重绘后......↓↓↓

金凤山摩崖造像中其他被重绘后的造像↓↓↓

  真是一波令人窒息的操作!

 

  可与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

  媲美的金凤山摩崖造像,

  生生变成了农家乐审美。

  向许鑫提供这一信息的网友表示,这些佛像多数是被当地的善男信女用油漆翻新了,善男信女还把这看做是一件功德,在旁边立了功德碑,香火还很旺盛。

  广安区的文物管理部门也在第二天给出了情况说明。

  广安经济技术开发区社会事业局表示:

  水月观音造像在1983年被确定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,1994年,当地群众擅自对水月观音像进行了修补和重绘,并在边上擅自新建了部分佛像,后被文物管理部门制止,也安排了专人看护。2015年,当地群众又对自建的佛像部分进行了重绘。

 

许鑫发出的微博发酵后,有很多网友向他发来了四川省下属各县的摩崖造像的类似遭遇。

  【安岳县净慧岩造像】

  南宋时期1.2米高数珠手观音像:

在1999年被全部用油漆重绘,龛内的很多题记也被磨光:

【安岳县玄妙观】

  老君龛:

修复后:

【资中县东岩(也称罗汉洞)】

  南宋拈花微笑图,被收录到《中国美术全集》:

第一次被重绘:

第二次被重绘:

这可是上了中国美术全集的文物啊!

【乐至县马锣睏佛寺摩崖造像】

  马锣卧佛属全国大型佛造像之列,是一尊全身石刻像,距今已有一千多年历史,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其构思巧妙,独辟蹊径,却不曾想遭此“劫难”。

原造像双眸微睁,嘴唇轻闭,非常安详端庄,四周有顶礼膜拜弟子20尊,作哀戚状。

  重绘前后对比图:

【安岳县木鱼山摩崖造像】

  木鱼山摩崖造像,2007年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,菩萨面部很早有风化。

为了评省级文物保护,

  竟然拿水泥给菩萨补脸。

  看这佛像优美的体态,

  再看这两张脸……

  历史的神韵彻底毁了……

水泥补脸后的造像:

【千佛寨造像】

  自然风化后的造像:

水泥补脸后的造像:

  在网上曝出遍地惨案的情况下,微博@文物医院 发出声明,表示“没有经过雕凿的修复都是可以恢复到原状的”,真是万幸!

  

  这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修复,不仅仅是一种破坏,更是会造成文物历史研究价值的巨大缺失,甚至是断代。说严重些,这就是对历史的破坏!真的是“一失足成千古恨”!

  这么美的造像,如何舍得呢?

  对于历史遗迹特别是建筑物方面,国际上通行的修复原则是“以旧补旧”,最大限度地保留文物的原貌。

  现代人如何修复文物残存的身体,同时还保持它千年前的风貌,是非常考验审美的,能在千年后遇到合适的修复师,也是极为难得的。

  在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纪录片第二集中,故宫木器组的修复师傅进行的是一尊“辽金时期佛像”的修复工作。

 

  这尊木雕佛造像已经金漆薄弱残存,但基本保存完好,而佛像其中一个手指头已经断落。

  修补工作非常细致地展开,根据断痕,把手指头重新做一个接上,然后“随色”。要基本上做到和原来的统一。

  “以旧补旧”并不那么简单,修补师采用的是“自然”的方法,他们把这些灰尘做到手指上面进做旧,让它和其它指头无异,更加自然一些。

 

仅仅是一根断指,也需要和身体其他部分无异,更何况有些需要修复的是整尊被风化的身体!

  与文物修复相比,与文保普及相比,培养人对历史的敬畏,培养大众对历史文物的审美,更加任重而道远!

  所以,要修复的,不只是文物,

  还有对待文物的心态吧!